P1050577.JPG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要搭纜車去太平山的下午,中午先搭港鐵到中環。下車往置地廣場的出口方向,很快就到了滿是國際精品百貨的置地廣場。位於中庭半空開放式的咖啡座,坐滿穿著時尚的紳士淑女。據說這裡是明星藝人最常出沒的地點,也是狗仔隊補捉藝人的好地方。可惜名牌精品與明星都不是慈母龍家熟悉或是有興趣的標的,隨意逛了一下就往半山手扶梯附近的蘭芳園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沿路經過花旗銀行還有民眾在門口拉布條抗議,好像是有關2008金融海嘯連動債的糾紛,纏訟至今。

     在香港頗負盛名的絲襪奶茶據說就是創始於蘭芳園。店面狹小又簡陋的蘭芳園,如果不是旅遊書大力推薦,走過去大概不會多看一眼。聽說簡單的套餐好吃又便宜,本來興沖沖想去嘗試看看,可惜那時剛吃完港式飲茶不久,肚子擠不下那麼多食物,但是慈母龍忍不住好奇,只好自己去。沒想到坐下後點一杯18元港幣的奶茶竟換來服務生的白眼,凶巴巴的指著最低消費的規定。原來這麼簡陋的鐵皮排檔還有一人20幾元港幣的最低消費限制,真是開了眼界。

     為了一探究竟,不能計較店家的態度惡劣,只好買一杯外帶。小小一個紙杯裝滿冰塊,奶茶容量有限,奶香茶香都被嚴重稀釋掉了,喝了之後只能說「盡信旅遊書不如無書」,但這不是旅遊書的錯。

     soho美食區附近逛完後,陪巨獸龍和尖角龍到萬宜大廈的星巴克喝咖啡和奶茶,坐在舒服的沙發上休息又有開水伺候,第一次覺得星巴克是那麼的物超所值。

       趁他們休息的時候,我獨自再走回半山手扶梯附近,那裡的小店和路邊攤很多,在閣麟街8號有一家春回堂藥行,像是有點歷史的中藥鋪,小小的店面前擺著一個大鐵桶,上面寫著涼茶,很多人經過都會買一杯,站在旁邊喝完就走,動作很快。

     這種老舊的氛圍對慈母龍是有魔力的,所以我也去買了一杯,當時店面沒其他客人,我徵詢他們的同意後,才坐在角落的板凳,慢慢喝著原來是熱的「涼茶」,跟想像完全不同,而且是苦的。

      環顧四周,有老先生在櫃檯邊製作藥材,小茶几旁擺著龜苓膏,上面貼著一張紙條,寫著吃龜苓膏的客人才可以坐下……,唉!寸土寸金的香港,尤其是中環,搶錢搶的有效率又天經地義,真是讓我開了眼界,不過他們對我算是大方客氣的了。

      休息過後沿著皇后大道往山頂纜車站走去,炎熱的天氣和擁擠的人潮還是讓人有些心浮氣躁。大概10分鐘左右,走到開始爬坡的砲台里,行人變少了,還有一股神奇的清涼,讓走路變成一種享受,一直走到聖約翰教堂。

      1849年落成的聖約翰教堂是香港最古老的教會建築,在鬧中取靜,莊嚴典雅,以後若再到香港,還是會想去逛逛。

 

P1050551.JPG

叮叮電車的車廂廣告活潑有趣又多樣化,只是看不懂這個百年好合滿百送百和台灣有何關係?

P1050571.JPG

往砵典乍街(石板街)

P1050552.JPG

P1050574.JPG

P1050558.JPG

威靈頓街

P1050561.JPG

左邊的小店就是蘭芳園

P1050575.JPG

P1050591.JPG

聖約翰教堂

P1050587.JPG

P1050589.JPG

P1050594.JPG

        後來有一天去海洋公園玩,傍晚回程時,在滂沱大雨中不小心坐了往中環的公車,想到我最愛的澳門黃枝記在中環也有分店,就在著名的鏞記對面,於是我們很高興的按圖索驥。只是找到了鏞記,看到了對面的翠華餐廳,走過來晃過去,就是不見黃枝記蹤影,後來在一家已經歇業的店門口,昏暗中看到一張紙條,真是青天霹靂……,黃枝記竟然歇業了。

     一向勤儉持家的巨獸龍居然立場堅定的提議去吃鏞記,沒了最愛的黃枝記,我也只好勉為其難的接受這意外飛來的一餐。

     原先做功課時早耳聞被評為米其林一星的鏞記大名,尤其燒鵝的美味最被稱道,但是也有一些質疑的批評。想起以前經歷過許多當盤子又不愉快的經驗,讓我早就打消到這種名店消費的念頭,沒想到……,我們還是來了。

     帶點金碧輝煌的門面,在古典中小露氣派的店裡高朋滿座,臨時不知有無座位,一到2樓接待櫃檯,雖然有一些人正在排隊,我們卻不用等待,在他們羨慕的輕呼聲中,就直接被引導到裡面的座位,很幸運耶!

        這裡的用餐環境在香港的中式餐廳算不錯的,雖然客人很多,但用餐氣氛和港式酒樓還是有顯著的不同。我們點了四樣菜,每樣都好吃,燒鵝是令人驚喜的,只是份量很少,好像一小盤就要台幣6百多元,真的只夠2人品嘗,還好超偏食的尖角龍是不會和我們搶的,如果要請他嘗試一口,就會像要他的命一樣,不論走到哪裡,基本上只要有一碗叉燒飯就能打發他了。

IMG_2513.JPG

IMG_2501.JPG

這裡的外國客人很多(包括我們)  

IMG_2502.JPG  

好吃但份量很少的燒鵝

P1060643.JPG  

立法會外層層警力戒備

      幾次坐車路過中環的立法會,不論白天還是夜晚,剛好都遇到有群眾在抗議。抗議的主題就是有關房價物價不斷攀升,中下階層的百姓負擔過於沉重,雖然努力超時賣命工作,生活卻是愈來愈艱困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抗議群眾的不平之鳴與吶喊,在那些早就擁有豐厚資產的高官與民代的耳裡,是不是就只是像一陣一陣擾人清靜的噪音而已?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慈母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